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弗拉哈迪的诗化结构《纪录电影导演研究》经典电影

时间2020-09-14 来源:大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弗拉哈迪的电影大多依据片中的日常流程、而非贯穿始终的事件来组织叙事。虽然在具体段落中,他会围绕某个事件来讲述。但从影片整体上看,却呈现出一种非戏剧性的、松散的结构特征。经典电影叙事中的阶段变化(发生、发展、高潮、结局)在弗拉哈迪的电影中没有明显体现,情节性被大大淡化,而情绪与氛围因素却被大大加强。

《北方纳努克》以四季轮回、日夜更替的时间顺序,表现了纳努克一家的日常行为活动。影片以他们的生活和生产活动为依据,但又不仅仅满足于此。

在记录他们真实生活的同时,弗拉哈迪总是竭力挖掘他们身上独具的精神品质,以及那种生活方式本身蕴涵的朴素的美。在很大程度上,事实只是导演用来表达情感、制造理想氛围的原材料而已。

从大的结构上,影片可以分为去交易站、捕鱼、猎海象、狩猎、垒冰屋、捕海象、返回等七大部分。每一部分都基本围绕一个事件展开,但是部分与部分之间却缺乏叙事上的起承转合。这种叙事的松散,不仅存在于场景之间,而且还大量体现于具体场景内部的镜头与镜子之间。以垒冰屋为例:

以上可以看出,这个段落是由两类镜头组成。它们分别有着不同的功能,种是叙事性的,它交代了垒冰屋的步骤和过程,是整个叙事段落的主干部分;另一种是性的,它主要交代环境,用来传达情绪、氛围,从而奠定整个段落的情绪基调。在这个段落中,镜头2、4、6、8、9、10、11都是属于后一种。孩子的嬉戏、妮娜的微笑,看似闲散冗余,但却为影片增添了情感色彩,不可或缺地表现了这些在恶劣环境中生存的人们所特有的那份闲适、。正是通过这些镜头,影片超越了一般的民俗学记载,它在记录事件的同时,还表现了人,以及人与人的情感关联。同后天癫娴病遗传吗?时,也而然地显示了导演的情感倾向。这样的段落在整部影片中颇为普遍。它表明影片并不仅仅要复现情景的真实性,而且还要渲染导演在那里感受到的情绪及氛围。

在影片的最后一个段落中,镜头的抒情写意性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强化:人群从右到左斜穿画面,出画。

在这个段落中,镜头虽然也承担了叙事上的作用,但重心在于创造一种情绪上的氛围。五个镜头不仅交代了纳努克一家狩猎归来的情景,更为主要的是表现了他们跋涉的艰难困苦。它通过不同的景别、机位,利用影像的不断重复来强化人物的动作,不仅传达了人与自然相抗争这一,而且使画面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冲击力。

通过将屋内、屋外情景进行交替剪辑,镜头的主要功能在于累积情绪氛围,叙事性交代变得无关紧要。即使描述动作的一系列镜头——如一家人走进冰屋,各自脱衣睡觉—这些镜头也在发挥着营造气氛的作用。弗拉哈迪这个段落是通过几组交叉的视点镜头进行叙述的:麦克林的视点—他和伙伴们在寻找大海里的鲸鱼;麦克林母亲的视点—她在干家务的同时不动声色地关注着孩子成长过程中那些倔强然而可爱的行为;而麦克林的视点显然是个核心视点,它是整个段落得以建构的基础,充分表现了男孩在成长过程中那种迫不及待地想要长大的成人情结。

父亲、母亲、孩子,这是一个核心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三角。父亲代表成年世界的种种特权,而儿子则在试图向那个位置靠拢。在父子的这种矛盾关系中,母亲不可能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这一切,都通过视点的置换体现了镜头10、12通过建立母亲的主观视点,将母亲对儿子的关切表达了出来。镜头15、17、18、26、27、29、31都是麦克林的主观视点镜头,它们在推进叙事的同时,还让我们接开封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触到了麦克林渐渐变得饱满的内心世界。镜头安排以人的心理活动为依据,叙事与抒情并行不悖,在场面交代的同时,视觉要素具有强烈的情绪感染力。正是这样的叙事结构赋予影片以诗意,让我们在观看时,得以不断分享画面中人物内心的风暴与云彩。

与前两部影片相比较,《路易斯安那州的》的叙事结构完全建立在种主观的有限视点上。映现在银幕上的,不是现实时空时中一个故事在发生、发展、结�|,而是人物心理时空中某些情绪和感触的凝聚。所以水面上的天光云影、树林里的燕舞虫鸣都是人物内心生活的写照,是人物情感的寄托“这是首挽歌。主题即孩童时代的好奇—华兹华斯的伟大主题;背景:

路易斯安那州的沼泽;演员:美国油井工人的法裔加拿大家庭。借助孩子清澈而纯真的眼睛,弗拉哈迪思考着人、动物、机器和环境。那抒情诗般的语言,缓缓地呈现出生命的奇妙。用‘纪录片’来形容这样一部作品是多么不恰当啊!这就好比把颂诗称作‘分行写的文章

《路易斯安那州的故事》是弗拉哈迪在标准石油公司赞助下拍摄的一部影片。虽然在实际拍摄中,他拥有全部创作的自由,但他依然面临如何将石油公司的实际需求与他自己创作理念协调的问题。本来表现“勘探石油的过程”极易变成一部乏味的工业电影,但弗拉哈迪却想出了异乎寻常的方式:运用个男孩的眼睛与心灵去揭示这一切。这种主观视点的确立使得影片触及了更深的心灵界域。透过男孩的眼睛,弗拉哈迪实际上向我们展示的是一个融合了想象、回忆及的主观化世界。孩子内心对于生命无时无刻无所不在的好奇演变为片中弗拉哈迪称为“梦幻”的东西,并且深深地吸引着观众。

整体上来说,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故事》中,弗拉哈迪以写实主义方式来处庆阳治癫痫哪好,这家靠谱理炼油工业的过程,而在歌颂自然及孩童世界则颇为抒情写意。由于这切都是通过孩子的眼睛来讲述的,所以全片始终迷漫着挥之不去的浪漫诗意与暧昧情感。

在叙事节奏上,整部影片犹如一首长诗,舒缓有序地渐渐展开。从少年独自泛舟,在大自然中徜徉到机器的闯入,平静的田园生活被汽笛声划破再到机器逐渐远离少年,一切复归平静。节奏上从缓慢到紧张又到舒展,视觉上极富形式的美感,镜头的抒情写意性较之以前的影片更为强烈。

影片开头,随着小舟的缓缓移动,影片将观众带入一个神秘而充满梦幻的原始沼泽地中。架在船头的摄影机拍摄了一组眩人眼目的移动镜头:“水面的气泡缓慢变幻着神秘的图案。鱼在水中缓缓摆尾,鸬鸟透过岸边的松针凝视着少年,随着少年的逐渐接近,圆木上成排的乌龟纷纷跳入水中。橡树林里,小浣熊的视线紧跟着在水面上移动的少年。看到小浣熊,少年微笑起来。在交替展现少年和浣熊之后,全景镜头表现了前进中的独木舟。水蛇在船旁游动,少年毫不在意,他已经沉溺于悠缓的时间之流……”

简洁、质朴、的光影构图所形成的梦幻般的影像与弗拉哈迪充满情感的旁白声调,从一开始就颠覆了现实时空,而进入影片人物的心理情感空间。

在叙事结构上,影片以孩子的主观视点为依据,将质朴神秘的大自然与充满动感和力量的工业世界完整、和谐地统一起来。在外部结构上,影片的段落间并没有必然的承上启下的联系,但在内部却始终贯穿着一种情绪基调。

那是一股渲染着诗意的神秘气息。这种从男孩身上散发出来的持久品质,奇妙而富有梦幻色彩,敏感且略带感伤。整部影片以此种情绪为表现核心。情绪既是叙事得以展开的依据和动力,亦是叙事的最终目的癫痫病真的能治愈吗所在。所以,叙述的逻辑连贯性并不是体现在情节、事件的完整演变过程上,而是体现在情绪氛围合理的发生、发展轨迹中

石油勘探故事是影片中的一条重要线索,但在影片中并未充分展开。导演既没有交代它发生的背景和原因,也没有花费很多笔墨来表现它运作的整个过程。无论是它最初的出现还是最后的离开,都缺乏叙事上的铺垫。就像在开头它以机器的轰鸣音来指代机器的到来一样,这种式的隐喻除了交代“到来”本身之外,显然它更为关心的是“到来”对于孩子与他所置身的环境可能带来的影响。关于开采石油本身的故事在这里基本上是缺席的。从机器开始运作到发生事故停产再到恢复生产,直到最终离开,作为一条叙事线索,它是不连贯的、片断化的。即使对于极富戏剧性色彩的事故,导演也只是利用报纸上刊登的新闻作个交代。事故的发生、发展、结束显然并不在他的兴趣范围之内。相反,他的镜头始终聚集在孩子的脸上。与简单地以新闻报道交代事故平息的方式相比,导演却用长长一个段落交代井喷停止后孩子的反应。我们看到他不仅拒绝与父亲回家,而且偷偷地将他的护身符“盐投入油井中,因为他深信,一切都是因为传说中的狼人在作怪。所以他朝井里狠狠地吐了口水,企图以此驱逐妖魔。

整个段落,孩子的情绪一直贯穿其中,从恐惧不安到恢复自信,完整地表现了情绪的累积、转换、宣泄的过程。而在整个关于开采石油的故事中这种情绪的延续性一直被贯穿其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孩子对工人从陌生、害怕到逐渐接近,再到友好相处的情感发展轨迹。这也正是整部影片叙事结构的根本核心所在。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