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忆昔回不去的小时候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大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午后阳光,温婉从容,哼着小曲徒步于小时候的路上,着小时候的时光,感觉是那么遥远而亲近,这条路小时候走起来明明是漫长的,如今再走起来想不到竟是如此短暂。慵懒的阳光洒在身上,温暖舒服,想起了那句“温和从容,静好”应该就是如是般模样。依旧是那片土地,此时的大地依旧延续着季的苍茫和,万物空荡,不见人迹。正如此时的,平和宁静。

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就涨到了这个风头浪尖的年纪,许多事,只有在这样宁静的环境中才能真正的做到遗忘。只管陶醉原野,且听风吟,忆着回不去的小时候。

小时候,那个不谙世事是什么的癫娴,不食人间烟火的懵懂时代,简单又。看着此时田野的苍茫,带回到小时候那个秋收拾麦忙的时节,至今想起犹笑彼时的顽皮可,不知是怎么竟能拾了麦子丢了裙子,怯生生的回家挨一顿狠批;望着东边,噗嗤笑到幼时的痴狂,傻到可以把老人讲说我们的信以为真,真的直沿东边走,寻找那神龟驮碑,龟泪成血的神物,却走到了一处废弃的养蜂园,在那捡废以为宝,把那被虫子雕蚀的木棍以为是什么天兵天将丢失的神器,拿回去好生炫耀(小时候总喜欢把一些不懂的事情赋予有神的故事然后渲摸上神秘的色彩,讲给们听,以在“军中”显示自己的“威严);大堤上的土坡已经没有了小时候巍广州公立癫痫病医院峨的高度,但也已经没有了幼时可以两腿一撒就往下跳的勇气,那时刨的土疙瘩,应该早就被沙土吞没,不知那时是怎么可以有才到可以把土坷垃雕成元宝,然后埋个坑,歪歪曲曲的写上“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字迹;到了堤上,想起小时候弟弟特别不听话时妈妈就会把弟弟丢到堤上,骗他说不要他了,事情的进展是总由我这个年长一岁的姐姐哄着把他背回家,以至于后来妈妈这招杀手锏对顽皮的弟弟再起不到任何震慑作用,想想真的很好笑;站在大堤上,放眼望到分洪道,记起了那年的洪水,幼时初次见到那么大面积的水时,天真的以为是天掉到了地上,有幸的是后来接触到“水天一色”这湖北有那些癫痫医院个词时可以不费其力就能领会其意;我们这群小时候是被放羊长大的,出去疯一天,只要定点吃饭,基本不会被大人们讨扰,即便那样,犹如狼来了的“逮孩子”的故事已不知被复制了多少遍,总会有些发坏的崽子一声“逮孩子的来了”呼啦一群撒腿就跑,后来集体意识到上当了溃不成军的我们却也哇哇笑的不亦乐乎;那时的我们总喜欢模仿电视里的情景挖个坑,傍晚时分,把火烧的很旺,然后围着火堆啊唱啊跳,西下,只留一缕青烟于原野间……

人长大了,往往怀旧情结总是一触即发不可收拾,不管上学时还是后,从前抑或现在,每次回到老家总免不了要去大堤上北京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样选择兜一圈。回不去的事,丢不下的根,连带的回忆也是那么幸福,虽然,时至今日,已是物是人非,小时候发誓要好到不分的玩伴如今已都为人夫,为人妇。常常觉得不可思议,明明还是昨天,怎么就变成了现在。属于我的树,这一次,再去看它的时候,来回找了好几遍,已不复存在,那一刻,我明白,原来我们都早已悄悄长大。小时候,遥想已是十多年的光景,虽不是“十年生死两茫茫”的凄凉,却也有种“物是人非事事休”之感。那些人儿,你们去了哪里?这时候突然想起了范范的《那些花儿》,歌声传达的是幸福。。。。。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