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一世沉默,一世等待,两世轮回。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大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世,西怜,木府歌姬,每次的歌舞升平,都会有她的身影,穿梭在不同人的身旁,既入了木府,成为歌姬,终身沦为取悦别人的工具。

美艳的妆容,华丽的服饰,柔软的身姿,妩媚的笑容,终究不是心中所愿,可却又无可奈何,从小入府,寄人篱下的,不懂其他,只懂如何保护卑微的自己。

的木府,没有往日的喧哗,辉煌,此刻只剩安静,只有风声花香,轻缕白色罗裙,卸下粉黛,轻挽发髻,垂下的青丝已到腰间。

夜的黑,走廊上,微弱的烛光,星星点点的光芒停留在衣上,眼中的落寞,散发的气息,犹如中的寒冷。

偏僻的小院,没有打扰,没有门户之见,卸下以往的面具,独坐凉亭,独挂空中,思绪万千,心中有自己不太了解的期盼。

月上树梢,我心犹怜,素衣飘飘,仰面而忧,每个总会如此感慨。( 网:www.sanwen.net )

许久,虽不舍,可还是要离开,优秀的舞姬是不容许容颜憔悴,离座的那刹那,围墙外传来朗朗读书声,铿锵有力,字字入心,不由停下脚步,仔细聆听,虽是卑微的舞姬,可对的喜好从未削减。

自己的无病呻吟,怎能去媲美你文中的优雅。

此后,漆黑的夜不在是独自停留,独自,有了期盼,成年癫痫病人临床症状有哪些?心是暖的,虽然从未相见,可依然痴迷其中,从此乐此不疲。

时光总是来去匆匆,像往常一样,守候。

“少爷,起风了,回房了。”墙外的话语声。

“林子,我总感觉墙外有人,一直在听我念诗。”

“子陌,别感冒了。”木夫人的声音。

“姨妈,我这就回房。”

墙外的声音骤然被黑夜吞没,子陌?红晕印上脸颊,满心欢喜,犹如蜜糖。

随着音乐,西怜长袖飘飘,腰间的丝带轻舞,眉心的朱砂红如血,细长的柳叶眉,眼角的妩媚,嘴角上扬,白如的肌肤,玉指修长。

舞未完,子陌大步走向前座,深深一鞠。

“姨夫,科考在即,我今离家,在此多谢姨夫姨妈的照顾,就此拜别。”

“子陌,你太见外了。”老爷满脸堆笑。

子陌,在心中重复万千次的人名,竟如此的温文尔雅,笑意更浓,只能感觉他的离去,回转的那刹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从此印在脑海,刻入心里。

“西怜,王老爷想纳你为侍妾,从此你能生活无忧。”

老爷话未完,西怜觉得似乎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到脚都奇冷无比,没有不从,也不敢不从,浑浑噩噩走回自己的房间,虽为侍妾,本不该拥有彩礼和艳丽的嫁衣,因为容貌,才拥有。

礼品摆在桌上,凤冠治疗小儿癫痫吃什么药,大红色的嫁衣,虽有想过,可终究不是为心中的他而戴为他而披。

子陌高中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木府,所有人恭喜着,双喜临门。

不求其他,只求订在子陌回府的那一天,只想穿上最衣服与你相识而过,短短一撇都好,最美的一天,遇到最的你,仿佛是为你而嫁。

这天,锣鼓喧天,一个嫁出府门,一个带着荣誉踏入府门。

坐在轿中,掀开红帘,远远看到你坐在骏马上,好不威风,为何心中还会如此奢望能与你相伴,明知此时自己的身份,地位的悬殊,或许只能错过,那么,怎能委身与他人,因为此生只能忠于你。

此生,只能让自己沉默,那么下辈子,如遇见你,不再遗憾,只能祈求下辈子不再是任由人摆布的歌姬。

泪从眼角滑落,嘴角的笑意带着一丝红,绵绵不断的红,滴落在衣领上,慢慢消失。

这辈子的错过,下辈子的相遇。

奈何桥上。

孟婆说:“姑娘,前辈子的缘,前辈子了结。”

西怜哀求:“婆婆,可我忘不了,求求你不要收回我的。”

孟婆摇着头,太多的痴情怨女,岂不知道,给她们的汤药正是让她们忘记的良药,太多的固执,到头来,伤的更深,错过更多的风景。

孟婆在西怜额头点下朱砂,“两世轮回,相爱而不能在一起,那么,你将不能转世,你可愿意盐城癫痫医院?”

“我愿意,我愿意。”迫不及待,如此好的约定,怎能不会愿意呢,只想快点见到那个魂牵绕的人儿。

二世,时光冉冉,她是响彻大北的歌星,家喻户晓,靡颜腻理,还是原来不变的容颜,只是不再是卑微的歌姬。

他是默默无名的经纪人,每天穿梭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消沉而堕落。

为他,弃去原来的,背信弃义,众人眼中的疯子,毅然将前程交到他手中,只为博他一笑,只为能陪伴他左右,只希望相爱而能在一起。

他的匆忙,他的红颜,他的无视,众人起哄劝酒,他却是众人中的一个;高频率的,病榻前永不见他的身影,只有催促养好身体,进行下一个工作;生日总还是一个人过,他永远只有一个生日的短信。

原以为逃脱取悦别人的命运,原来,自己最终还是成为他取悦别人,谋取利益的工具,可是,这些不都是自己用上世所寻求而来的吗?

后的感染,所有人都无措,只剩躯壳,生死两茫茫,既不强求,也不奢望,只求他能平平安安,真的累了,很累,很累,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似乎看到子陌趴在床头。

一丝微笑,他最终还是爱自己的。

只想要平凡而相守的生活。

三世,她是一名大一新生,朝气蓬勃,在校的迎新晚会上,独领风骚,阿罗多姿,掌声不断,当然也包括他----子陌。云南那家医院看癫痫

落幕后,走向前。

“我们是不是见过?”

西怜眼含泪花,他还是记得自己,还是原来的那个温文儒雅的他,任何世界,只有他的声音他的容貌让自己无法自拔。

“你怎么哭了?”

擦掉眼泪,心中也有欢喜,第三世他终于能如此温柔待自己。

漫步,花前月下,心中的梦清晰如镜,只是眉间的朱砂为何还是越来越淡?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同样的人儿。

你站在树下彷徨许久,忧虑的表情从未见过,害怕,两世的,已慢慢修复的心,怕再次千疮百孔。

你加快脚步,越来越近。

“西怜,我们分开吧。”

“为何?”

“成功,我需要有人帮我,而你……”

冷笑,你还是如此。

孟婆说:“姑娘,这三颗药丸,白色的,可以让他恢复前两世的记忆;绿色的,让你彻底忘记他,再次轮回;黑色的,他不再轮回,而你是普通的人家,遵循的轮回。”

那么,如何?前世痛苦的记忆,要吗?有我没他的生活怎么继续?没有永生的他,会怎样?

手中的三颗药丸紧握着。

文/迷途小虫子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