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属于老田的那朵玉兰花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大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叔叔,我要...”

“二个馒头,对吧。”一身白大褂的老田熟练的搓开轻薄透明的塑料袋,还没等面前的小姑娘说完,就已经把两个热乎乎的馒头装了去进,笑咪咪的举到她的面前。

“我...”小姑娘红着脸,低下头,“我今天只要一个。”

老田诧异的哦了一声,举在她面前的手并没有放下来,小姑娘接过袋子,从里面拿了一个出来,轻轻放在装馒头的簸箕里,将一枚金黄色五毛钱的硬币留在柜台上,扭头跑开了。

小姑娘瘦弱的身影溶入渐深暮色之中,依稀可以看到她在边跑边将馒头塞进嘴里,淡红色的衣角闪了一下,整个人就看不见了。

初的晚上,八点多了,老田身前的面摊升起一团白色的雾气,冰冷街道在昏黄的路灯下犹如一张褪了色的老照片。他怔了一下,将小姑娘留下的那个馒头连同剩下的几个一起装进小布袋里。将炭火糊上黄泥,留下一个小孔,盖上炉子底下进气口的铁盖,一小股蓝色的火苗从小孔里好奇的窜了出来,又缩了回去。癫痫患者应该怎么注意饮食000px;">( 网:www.sanwen.net )

老田收拾完店铺,一瘸一拐的往回走,身体微胖,拧着装有馒头的布袋,勾在他倾斜一边的手上,象是有千斤重一样。

他这家开在学校旁边的包子铺,位置虽然稍偏一点,但总归人来人往的,有了学生和家长的客源,店面整洁,为人和善,生意还算不错。瘸了十几年,也开了十几年包子铺,没什么开销,单身一人,直到上次去银行存钱查余额,才知道这些年已经存了几十万,这着实把老田吓了一跳。

半辈子了,他只跟五毛,一块的零钱打交道。

老田想起晚上买馒头的姑娘,好像总有某个人的影子。她只吃了一个,正长身体的时候,怎么受得了。心里一阵发酸,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端起杯子把一大口凉水灌了下去。

老田注意那个小姑娘很久了,应该是在学校的住读,每次都是最后一个来他店里,像是偷偷摸摸的躲着别人,而且她会在进校门口之前把馒头吃完,然后抹抹嘴巴,把稍长的头发整理一遍。她虽然清瘦,甚至比她同龄的都显矮,但两只眼睛却明亮有神,笑起邵阳癫痫哪个医生好来很甜,每次买完馒头总要说声谢谢。

对于一个低微的包子铺老板,这样忠实而又礼貌的顾客已经很少了。

老田四十来岁,头发早已花白,就算腿脚不方便,他却从来不用拐棍。老田并不是天生残疾,十几年前的一场车祸毁了他即将的和一切,司机逃逸了,他在医院卧床大半年,已有三个月身孕的准妻子嫁了他人。在后来的几年里相继过世,老田像是被上天戏弄的可怜虫。他甚至想过在那场车祸中死去,也比苟活于世的好。

颓废了两年后,老田想通了,他并不想仇恨这个世界,也许他命该如此。后来,开了这家包子铺。他不喜欢别人怜悯,就算再艰难也要养活自己。

在这之后,老田收到过一封信,没有寄信人,照片里的小长得漂亮,坐在一堆积木中间,手臂上有朵如玉兰花般的胎记。老田掰着指头算了一下,自己的孩子应该满了十八岁。

凌晨五点,老田已经在他的包子铺里忙活开了,和面,擀皮,剁馅,包包子,切馒头。这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从未让他乏味。再忙碌,腿脚再不方便,他都未请过一个人帮忙。老田没有想过将来会是怎么样,也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个比较好许就这样开包子铺一直到死。他也曾为自己辛苦了半辈子的存款激动过,想来想去,竟不知道如何去支配它。这么多年了,也没想再找个过日子。

因为,在老田心里,他离一个家很近很近。

皮薄馅大的包子很快就卖完了,馒头也所剩无几。他习惯性的留下几个馒头放进蒸笼里。到了下午,老田打烊了却不关张,在路边的树下看人下棋。

每到,马路边的玉兰树光秃秃的枝丫上会冒出许多个花骨朵,非常香,老田喜欢这个味道。玉兰树长得很高,开花的位置是伸手不能及的,它迎风摇曳,宛若一群白鸽子栖息在树上。老田很好奇这种树,竟是先开花后长叶子,几次想去摘,却又够不着。站在玉兰树下,没有叶子的阻挡,斑驳的阳光照着人很暖和。

老田打开钱包,把那张褪色的照片,从银行卡旁边抽出来,放在手心,用拇指轻轻摸着照片上的脸蛋,不觉得眼睛湿润起来。心里盘算着现在有钱了,是不是去找下孩子,是不是再买一套好点的房子,一定是有电梯的,现在住的房子每天爬上爬下的很费力。

临近晚上八点半了,老田还在守着他的几个馒头,可那癫痫病不及时治疗会怎么样个小姑娘却没有来。

三月里,除了白天温暖,早晚温度还是很低。连续好几天,老田都没有再见到她,他有点失魂落魄,甚至提着小布袋在学校门口张望,又始终不敢向人打听。老田不知道他的担心从何而来,但从第一眼看到那个小姑娘就莫名产生了一股疼之心。

门前的玉兰树一直开着,白的花蕾慢慢绽开,像他刚出笼的包子。走过寒,那些突兀枝条立上的花朵,象没有征兆的冒了出来,却又不是偶然,它蕴含了太多苦难和期待,必定要努力开放的。

周四的上午,一辆白色的大巴车停在了包子铺对面的空地,车身上红色的字写着“无偿献血,无尚光荣”。到中午的时候,献血车前已经有老师和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在排队量血压了。微风吹着,树枝哗哗在响,一片玉兰的花瓣飘到了他的簸箕上,老田抬起头,远远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手颤抖起来,疯狂的摸自己的口袋,一把捏紧了他那个破旧的钱包,眼泪顺着深深的法令纹流下。

对,是那个小姑娘,她脱下半边薄袄,挽起袖子,露出了一朵浅浅的玉兰花。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