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文学甘南”专辑:儿童文学中的甘南印象―浅论以益希卓玛作品为学术争鸣www.hlmsw.cn,川石岛

时间2021-04-05 来源:大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甘南是一片神奇的土地,60年以来甘南的作家们以甘南广阔的草原为背景,描绘出一幅幅充满浓郁生活气息的图景,丰富了甘南的民族文化,但是可能由于甘南文化发展的局限性。在解放之前, 甘南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位致力于儿童创作的作家,直到益希卓玛的出现才引起了甘南儿童创作的热潮,在她之后敏奇才、包红霞、敏彦萍、马淑芳等作家也开始进行儿童文学创作。
    作为甘南作家,益希卓玛的作品都极富有甘南特色,藏区的草原、牧场、帐篷,牧民们直率、爽朗的性格都成为了益希卓玛笔下着力表现的内容。她总是选取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题材,紧扣时代的脉搏进行写作。她创作了中国藏族文学史上第一个电影文学剧本《在遥远的牧场上》,第一部长篇儿童小说《清晨》,她的短篇小说《美与丑》1980年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荣誉奖。她还积极地去关注和表现大西北的时代发展,写有记实散文《山谷里的变化》,报告文学《日喀则的时代脉搏》等等。甘南气候恶劣、冬季酷寒,于是,在她60岁时,她便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太阳能,她创作了与太阳能有关的小说《娜珍走向太阳房》,还有多篇散文、报告文学、杂文来传播和普及太阳能的知识。
癫闲病治好要多少钱?益希卓玛的儿童文学作品大多取材于牧区生活,以朴实勇敢的少数民族少年儿童为主人公,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清晨》、短篇小说《不能量也不能数》、《娜珍走向太阳房》等等。
    《清晨》在1981年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这部小说曾经受到过茅盾的赞扬,《清晨》书名象征着在藏族地区已经迎来了社会主义的美丽清晨。小说是以1952年西藏和平解放以后藏族人民与反动头人、国民党残匪的斗争为题材,通过对小巴丹和父母悲惨经历的描写揭露了压迫者的凶残,然后又通过对巴丹从地狱到天堂的成长历程的叙写歌颂了社会主义的美好。巴丹尝尽了生活的艰辛,但他却始终对生活充满热爱。他的阿爸被残匪夺去了生命;他的阿妈也被剜去了眼睛;他被捆住了双脚,堵住了嘴巴,扔在山谷里……。最终还是解放军及时发现挽救了他。这部小说情节跌宕,形象生动,语言自然流畅,因而出版以后,很快就获得了读者的喜爱。
    她的另一篇儿童短篇小说《不能量也不能数》曾获得甘肃省优秀作品奖,作品从四个少年结伴捡拾蘑菇开始写起,结果他们却于无意之中找到了铁矿石。文中塑造了小姑娘尕尔玛措和她的阿哥巴丹,还有他们的好朋友康珠以及康珠的弟弟才华四个个性南阳市羊癫疯的早期症状有哪些突出、生动鲜活的儿童形象。文章通过神态、语言和动作的描写将孩子们的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语言清新、流畅、充满童趣,尕尔玛措是一个懂事、聪明、善良、充满同情心的孩子,她想让地质队的叔叔阿姨知道,她的阿哥不是对朋友说话不算话的人,阿哥还没有找到黑石头,是怪草皮盖住了地;她还很聪明的凭借阿哥的描述就推测出了眼前的黑石头就是铁矿石;她拿出自己心爱的手绢帮才华止血;并且她一直用牛奶喂养一只失去母亲的小羊。她的阿哥巴丹则是一个真诚、热情、成熟、关心别人的小伙子,文中对巴丹最精彩的描写就是对其眼睛的比喻,作者将其眼睛比作明灯,通过明灯的忽明忽暗来表现巴丹的心情,当他高兴时,这盏明灯燃的闪亮闪亮的,当巴丹不高兴时明灯就像等被风吹熄了或像罩上了一层黑雾。五岁的小不点才华是一个聪敏、机灵、贪玩、可爱、逞强的孩子,他一会抓旱獭、一会学骑马、一会又追兔子。文中最感人之处在于对兄妹之情和友爱之情的表现。其中兄妹俩相互体贴、安慰,为彼此而担心的描述感人至深,康珠与尕尔玛措的友情也纯真美好,康珠因为弟弟弄丢了尕尔玛措的黑石头,所以感到歉疚,便谋算着壮着胆一个人跑进可能有野兽的大山沟里去再找一块黑石头,赔给朋友。正如尕尔玛措阿妈的一句话“黄金虽贵可用秤来量,珍珠虽贵可用颗来数,朋友的深情厚谊不能量藏药治疗癫痫病也不能数”。
    《娜珍走向太阳房》写的是两个藏族姑娘娜珍、扎西草怀着对学校太阳房的期待与憧憬去上学的故事。文中将她们优越的读书条件与他们父辈读书的艰辛作以对比,表现出新时代藏区孩子生活的幸福。而他们的阿妈听说学校建了太阳房,便很高兴的为女儿准备去读书的新衣服和新被单,全文充满浓郁的地方色彩与民族风情,将娜珍纯真无邪、充满爱心和同情心的特点展现的淋漓尽致。在去上学的路上,她一会担心小兔子没有阿妈的奶吃会死掉,一会又对路上的百灵鸟充满好奇。与娜珍比起来,扎西草就显得懂事、成熟,她像一个大姐姐一般关怀着娜珍。两个孩子因为急于去学校,在暴风雨中,竟然忘了拿出书包里的塑料雨披。整篇文章情趣盎然,洋溢着纯美的童心。
    甘南其他的作家们也时刻关注着他们身边的少年儿童,纯真无邪的藏区孩子们牵动着作家的心灵,于是,在他们笔下,娓娓道来一个个充满童趣、真实感人的故事。如回族作家敏奇才的作品《圆圆和亮亮的春天》就写了留守儿童姐姐圆圆与弟弟亮亮和他们麻眼奶奶的故事。语言朴实、情真意切。在《清亮亮的溪水》中他则用自传式的写法追忆了自己的成长往事。他的作品抒情和诗化的倾向明显,语言风格、节奏韵味上也独具特癫痫大发作怎么急救色。女作家包红霞在《走进甘南》一书中也专列了一章来记叙女儿的成长故事,其中包括《成长需要什么》、《家有葡萄树》、《孩子,妈妈是爱你的》等篇。字里行间渗透着浓浓的爱意,文笔娴熟、语言亲切。还有敏彦萍的散文《雪域格桑静静开》也回忆了自己与藏族姑娘卓玛的故事,笔调轻快,意味深长。马淑芳的《生活在卡加曼》则追忆了自己与学生在卡加曼生活与学习的故事。此外,还有一些藏族民间童话故事《赛珍珠姑娘》、《拇指鸟的故事》、《七个驸马的故事》等等。
    甘南是一个以藏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地区,甘南的儿童文学创作者们凭着对儿童文学的热爱,在甘南这片神奇之土上不断的耕耘创作。但是,如果把甘南儿童文学与全国儿童文学作以比较,我们也不难看出我们自身的差距:比如尚未形成一个有影响力的儿童文学作家群;尚未产生除益希卓玛之外在全国有较大影响的儿童文学作家;能在全国引起关注的作品也比较少……如果说全国当代儿童文学的发展形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那么,甘南儿童文学就是其间的一抹亮色。我们应该坚信,甘南儿童文学一定会迎来美好的春天。我们同时也希望,甘南作家在未来的创作中会更多地关注少数民族少年儿童的成长生活,为他们的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精品力作。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