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我是“农婚”,我怕谁经典

时间2020-11-30 来源:大大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人类社会进步思潮民主宪政,不管个人的配偶、子女身份是工人、、白人、黑人、穷人、富人,聪明人、愚蠢人,都不妨碍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地方既得利益者们将&;&;安排在乡镇企业,将非农婚知青安排在大集体以上企业。将因为知青配偶的不同而人为将知青们划分为两种截然不同等级的知青。长期以来他们将与农民结婚知青的人权剥夺,包括利益分配(生存权)住房(居住权)。

  他们吞噬知青下乡期间、企业期间工龄计算的工资退休金;剥夺人类社会每个人必须具备的居住权。而将自己农婚的子女、亲戚朋友,通过关系后门,安排在国家事业单位。(银行、公路段等事业单位)谁都知道国家事业单位在那个时代的中国就是捧到了一个金饭碗,即便在如今时代的中国同样并不逊色。因为他们知道大集体以上的企事业单位有国家这座强大的靠山支撑着,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经济体制下,即便在当今时局下大集体以上的国家企事业单位同样还是跌倒不输。

  只要国家不倒,国家企事业单位旺盛生命力持久不衰。就如外面彩旗飘飘,家中红旗还是不倒,一个翻版的性质。于是他们把没有关系后门的“农婚”知青打入十八层地狱——乡镇企业,并剥夺这部分“农婚”知青一切正当合法权益,使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历史上的曾几何时,农民在盛世大地上,是个贬义词。除农民以外的人都可以欺负他们,称他们为乡下人。因为农民是穷人的象征癫痫病怎么看,做得最苦的是农民,收入最少的也是农民。在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前十年中,在人们的头脑中农民的形象还是丑陋不堪;在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中十年,大批农民工如潮水一般的涌入城市,成为城镇新一代打工者。随时会看到背着蛇皮袋,扛着泥瓦刀、木工锯的农民工随着城里的人流出现在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那时还有人骂农民工乡下人“外地人、乡下人,谁让你们挤到上海来的。”农民工在那个时候还遭受城里人白眼与恶骂;改革开放后三十年的后十年,中央对农民工群体重视起来,这是中国的生力大军,不可忽视啊。这中国最大的弱势群体在中央眼里都成了尊敬的对象,少数农二代大学生毕业以后,进入白领阶层,脱胎换骨,挤入城市领域。农民工的地位似乎高了起来,但是大量的农民工并不能跳出农门交好运。他们还是只能抛家离子,奋战在离乡背井的外乡异地。在家留守的老一代农民还是在贫瘠的黄土地上仍然过着背朝黄土脸朝天,无怨无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耕地带孩子的生活。中央想尽了一切办法,让他们有每月60元的收入,“老有所养老有所乐。”

  改革开放早已过去三十年,上山下乡知青安排也早已过去三十年,尘埃落定。但是历史遗留问题始终石沉大海,所谓的农婚知青在黄土地上艰难的,不屈不饶的挺立着、顽强的生活着。“农婚”知青是浙江利益集团给知青们戴的高帽,知青们在这顶高帽的笼罩下、压制下,在暗无天日的环境中挣扎。这批与共和国同生长的老三届正宗上山下乡知青深受MAOZUO思潮其害。拨乱反正的大门没有向他们敞开,始终没有彻陕西癫痫病治疗正规专业的医院底为他们纠错扎根农村的悲剧结果。

  在69年到79年这十年,风起云涌,史无前例的上山下乡运动中,知青们大多数听党话,跟党走,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党的事业——深入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这十年中的末期,党思路清晰,又号召知青们安心农村,扎根农村,一辈子在农村干革命。就在此政治色彩的背景下,有一批知青脑子简单,轻易相信党的话。听党话,跟党走,在农村找了对象,与农民结了婚,安了家,扎了根。可就在一年以后,知青返城胜利大逃亡拉开序幕。这批听党话,跟党走的知青却永远的被留在了这贫瘠的黄土地上,不准返城。美其名曰“不破坏、拆散他们的家庭。”其实他们的爱情、婚姻、家庭原本就是那个时代所赋予的悲剧色彩,哪有什么幸福可言。他们已经将自己的青春,这一生所有的幸福葬送在这黄土地上。共和国的最大牺牲者,可悲可叹。

  地方利益集团还冒充好人,说是“我们也按照中央文件,安置知青工作。”其实这哪里是安排知青,简直就是将知青往火坑中送,知青们脱离了冰窖,进入了火坑——高帽农婚知青被安排进当地乡镇企业。(那是与农民相同的待遇,而且随时有被农民愤恨城里人的报复行为所打击。)

  当初“扎根”是党所主张、造成的,之后“拔根”同样是党实施、贯彻的。那么笔者在这里要大声疾呼一下,既然“扎根”是你所为,那么“拔根”也该你所为,而且应该彻底的“拔根”。如此现状能称为已经“拔根”了吗?知青的身份都没有了,加上一顶农帽,这样的武汉市哪里有癫痫病医院“拔根”是不是很荒唐,骗幼稚园小朋友啊。我们农不农婚,工不工婚,这与知青与知青之间的平等,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有什么必然联系吗?不是工人非得与农民离婚,也不是工人就不会与工人离婚。换一句话说,知青不管与谁结婚,这与知青本人的身份无关,农民身份为何要像传染病病源一样过继给这批知青呢?!

  既然扎根是党一手造成,那么拔根也必须由党一手彻底解决。地方利益集团给知青们戴上了农婚高帽,丢进了垃圾桶,不能享受知青平等权力。笔者认为当初地方利益集团把知青安排在乡镇企业原本就是一个错误的行为,乡镇企业本来就不会为知青买养老金,以至这个群体成为无人过问的群体,圈在中国社会保障体系之外,这能怪这批知青吗?党自己手拍胸膛想一想,这一系列的前因后果还都不是党的政治运动一手造成,谁经历如此既得利益者们荒诞的行为不会为此愤怒呢?!政府行为,政府负责,谁造成后果,应该由谁来承担,这是人类社会的常识。长期以来他们都不倾听知青们的呼声,不思考自己的错误行为,不注重民生,居然一味坚持错误行为,拒不纠错。甚至于将知青们要求正当的合法权益,正当上访行为作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加于强压,并采取警力,恐吓知青,更有甚者将其监禁拘押,实属荒唐、蛮横无理、专制极端。

  当今人类社会,世界先进潮流,民主宪政,进步意识,势不可挡,民众早已不是历史上曾几何时的民众。民众早已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脑袋清醒的人了。如此诋毁、阻挡进步思潮,实属人类社会所不齿。地方利癫痫的护理常识有哪些益集团如此横行不法,一手遮天,偷天换日,吞噬国民收入二次再分配的财富,这与豺狼有什么区别。当今时代,中央对三农问题早已提到议事日程上,重视了起来。农民工脱下农装成了城镇的新居民,城里人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骂农民为乡下人了。而地方利益集团有什么理由还如此横行霸道,不把知青头上戴了几十年的这顶高帽从脑袋上移去。

  中国的体制,一党专制,没有改变。改革开放前是党领导,改革开放后还是党领导。不可否认上山下乡“扎根”农村是党的政治运动所造成,那么“拔根”农字理所应当由现在的地方利益集团彻底解决,肃清流毒,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一切后果应由地方政府解决。不要再说“谁让你农婚的,人家怎么没有农婚。”这句混账话希望今后销声匿迹。我跟你们最后再重申一遍“我与谁结婚,不管是工人还是农民,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跟你们没关系。与农民结婚这句话,并不能成为剥夺、吞噬我们与全国知青享受同等人权权益的理由。”安排乡镇企业是地方利益集团的行为,地方利益集团应为此付出代价。知青合法权益不该被剥夺,被吞噬。为保护人与人之间平等的权力,我们需作不懈的斗争。当地利益集团,还我知青下乡期间以及企业期间的工龄。这是你们赖不掉的责任,这是你们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这是你们不折不扣应该偿还的欠债。你们向这批知青欠下,不能抵赖的严重债务,居然像挤牙膏似的挤出一小点,逃掉大部分,这是当地利益集团向这部分知青犯下的滔天大罪,罪孽深重。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